4月3日,上证综指收盘前终于突破了3200点整数关口,并站上了近11个月以来的高位。

股指上扬背后的个股上涨,正在让2018年以来的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得到化解。

一方面,上市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的疑似平仓市值正在股价回暖和多部门合理纾解下加速瘦身,平仓线、预警线以下的质押盘爆仓风险正在逐渐消散。

另一方面,更多机构也在期待股权质押风险的彻底化解,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上证综指站上3500点左右,股票质押风险问题可能得到“基本解决”,点买操作风险降低。

亦有业内人士认为,当下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仍然有得到纾困的强烈需求,同时证券经营机构等股票质押资金融出机构应当做好风险预案,不应将股票质押风险的化解完全依赖于市场的单边上涨。

平仓盘代谢加速

2019年二季度的第三个交易日,上证综指重新站上3200点整数关口。伴随着指数的反弹和活跃度的回暖,去年以来A股市场的股权质押风险正在获得进一步化解。

中国结算数据显示,截至4月2日,大股东质押股数约为6115.19亿股,占所持总股份比例约为11.94%,其中大股东未平仓市值约为3.11万亿元,而疑似触及平仓市值约为2.44万亿元。

要知道,半年前疑似平仓的市值规模曾远超过未平仓部分——数据显示,去年10月5日时大股东疑似平仓市值高达3.08万亿元,几乎为1.52万亿的大股东未平仓市值规模的两倍;而随着今年以来指数的反弹,未平仓市值在今年3月6日第一次超过了疑似平仓市值,而如今未平仓市值较疑似平仓市值已多出约7000亿元。

“其实当时的纾困资金只是一小部分,半年多来的指数上涨才是削减疑似平仓市值的主力。”北京一家上市券商策略分析师表示,“伴随股票价格上涨,一些质押盘的价格重新站上了平仓线和预警线,一些资金融出机构也放缓了对风险质押盘的处置措施。”

有质押风险较高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人士也坦言,股价的反弹极大地缓释了公司所面临的流动性危机。

“去年公司质押率比较高,股价跌破了预警线券商方面要求补仓,可2019年还面临着一些贷款的到期,这种情况下几乎是倒不开钱了。”深圳一家上市公司母公司办公室人士坦言,“幸好A股及时反弹,现在公司股价已经超过预警线价格20%以上了。”

但在华泰证券看来,虽然当前股票质押风险有所缓释,但仍然值得重视,其同时认为不少上市公司及大股东仍有较强的纾困需求。

“伴随年初以来股票价格的上涨,当前股票质押风险已有缓释,但在全部A股总市值中仍占较大比重,该风险仍需值得重视。”华泰证券4月3日指出,“当前上市公司大股东希望被纾困的需求仍较大,同时纾困方在资金等方面更具优势,纾困基金仍有存在的必要性。”

据我们钱生钱股票策略平台测算,截至4月1日,疑似超过警戒线的在押股票市值达到0.81万亿元,占全部A股总市值的比重为1.30%;疑似超过警戒线的在押股票市值占对应行业总市值比重居前的板块分别是综合、计算机、纺织服装、传媒和有色。

助燃上涨?

事实上,股票质押风险的化解也带来更多的衍生性利好,例如华泰证券就认为这一风险若得到基本解决,将进一步有助于提升市场风险偏好。

“我们认为股票质押风险得到基本解决,或将有助于市场风险偏好进一步修复,中长期有利于活跃并购市场,提升直接融资占比,促进企业盈利和成长性预期的边际改善。”

在其看来,沪指的3500点有望成为股票质押风险获得“基本解决”的一个位置。

“站在当前时点,我们认为如果上证综指上行至3500点,股票质押风险或将大幅改善,问题可能基本解决。”

在华泰证券看来,股票质押风险若能够得到化解,则将进一步为A股市场的上行提供助力。

“股票质押风险得到进一步缓释乃至基本解决,有望为A股市场上行奠定良好基础”“短期看,或将有助于市场风险偏好的进一步修复,同时还有望改善A股市场的流动性结构,股票质押风险的解除与股价上涨之间有望实现正反馈效应。中长期看,上市公司大股东股票质押问题的解除,使得其更有充足的动力进行资本运作,有利于活跃并购市场,提升直接融资占比,夯实上市公司平台主业,促进企业盈利和成长性预期的边际改善。”

亦有业内人士认为,当前对于质押盘风险的化解不能完全依赖于指数的上行,部分从业机构仍然需要做好风险预警。

“现在质押盘风险的逐步化解是‘老天赏饭’,指数上涨后的自然产物,并非主动干预的成果。”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表示,“去年大批股票质押风险暴露,已经让市场感受到风险到来时的压力,所以今天仍然不能掉以轻心。”

“当前证券经营机构仍然需要做好风险防范和预警,特别是重兵布局股权质押业务的券商,一方面要控制好刚刚解除风险的质押盘,有些机构质押盘刚刚涨回预警线之上,就开始做更多质押业务,这样很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另一方面机构也应该把资本中介业务向两融等其他领域转型,降低股权质押在机构业务中的过大占比。”前述接近监管层人士指出,“毕竟市场一旦出现震荡行情,不排除新的质押风险将会重燃的可能性。”